野歌

【贺红】破晓

*画家×刑警(其实没啥用)

*伪骨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人在低语,在可见的范围内交头接耳,他站在中间如同赤身裸体。窗外是血色的天,分不清昼夜。头顶的钨丝灯泡敬业的燃烧着自己的生命,发出昏黄的命运之火……而后有人嗤笑,有人掩面低泣。他看向脚下两具扭曲的尸体交叠在一起发出怪叫,凄厉至极。他勉强辩出叫的是自己的名字,他不堪重负心脏裂开般疼痛,慌忙转身推门而出。

又做梦了。

莫关山揉揉眉心,最近事太多,三天加一起睡了没有六个小时。

“so?”看了眼面前有些慌乱的同事,他摊摊手,现在还恍惚不已。同事有点难堪,“就是……见一法医打人了。”  “又是...

两个石墨外链一直挂!!!怎么办!!在线等挺急的!

【双鬼/轩策】茫茫3.

*双鬼民国 

*少爷×戏子

*还有一两章就写完辽(这算什么连载啊喂!

*喵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几日雪停了,天朗气清,不过寒意更胜几分,直往人没勒紧的裤腿里钻。吴羽策后脚还没踏进门槛,跑堂的小伙计就咋呼起来:“策爷回来了!策爷回来了!”吴羽策把他抓过来,冰凉的手插在他的脖子里,把他冻得一哆嗦。“张佳乐你好样的,听我的墙根儿是吧?下回把你的耳朵薅掉,再把眼珠子抠出来。”


“放下放下放下我的小祖宗,您可回来喽!”班主急吼吼的迎了。过来吴羽策翻了个白眼,踱到太师椅前坐下,抓起把瓜子嗑了起来。


“你这一走是清闲了,这半月我得亏了多少银子?”...

【2018孙翔生贺】【叶翔】解春愁

*仙侠+前世今生  很烂俗

*很垃圾很废还硬生生拖了一个月

*题目和部分世界观来自 @鉄榔頭剔牙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中毒,如受电,当之者必喑哑萎悴,动弹不得,失其所信所守。美之所以为美,恰恰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【弥彦×长门】债3.

我为啥又开车了啊???我真滴系个变态!!

@酉各 不艾特根本miu人看啊

【双鬼/轩策】茫茫2

*按爽了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李少爷别来无恙?”吴羽策先摘了凤冠,又脱下颈上的金锁。李轩让桌子上一排溜闪亮的头面刺了眼,端起茶抿了口。

吴羽策从镜中瞥了他一眼,若无其事继续道:“多亏了您捧场,咱这戏班子也算熬出来了,我这小小戏子……”“那是你这班子卧虎藏龙。”李轩出口打断了他:“听墙根那小子走了,你自不必拘束。”

吴羽策闻言便塌下一直耸着的膀子,面上也褪去那份谄媚,换上清冷的神色:“您多包涵,我们班主心术不正,辜负了您的栽培。”吴羽策把手巾按到盆里,拭去脸上的粉彩。李轩心情不错,声音都笑吟吟的:“瞧你说的,我倒是不大介意。吴老板这样好,哪也寻不着。...

【贺红】末路归途12.

*发出爱你们的声音(咕咕咕

*只有现在的时间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爱惨了你的骄傲,也恨极了它。”

“唉,唉……傻了吧你?”莫长恨的手在贺天眼前晃晃。贺天结束了神游,对莫长恨苦笑了一下。一直霸道凌厉的人突然露出这种表情实在值得人好好可怜一番。莫长恨咂咂嘴表示对他的同情,而后压低他的肩膀说悄悄话:“老贺同志,是不是觉得我爸这块骨头特别难啃?和外边那些妖艳的贱货不一样对不对?”

这话莫名戳中了贺天的笑点,他随口附和了句不一样。莫长恨抓起苹果啃了起来,含含糊糊道:“什么啊你!本来还想跟你传达机密情报呢!!没劲没劲……”贺天闻言嗤笑一声:“你屁大的人知道什么?不怕哦...

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
伞哥生日快乐

意志残疾,什么都写
© 野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